大36选7
新闻网
大36选7 新闻大36选7 活校园文学大36选7 村官
社会实践活动社会实践经历社会实践报告社会实践总结社会实践心得
36选7 排名校友会版软科排名分类排名本科排名一本排名二本排名专科排名
求职简历职场法则面试技巧职场故事求职招聘
英语学习计算机学习电气工程机械工程经济管理建筑设计财务会计
申请书证明书检讨书自荐信演讲稿心得体会调查报告读后感求职信推荐信其它范文
 

登山与管理看似不相关 却在不断重合

这是慕士塔格峰,被称为“冰山之父”。它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峰上住着一位冰山公主。但是这些美好的比喻和传说并不能给登山者带来丝毫的轻松。黄怒波2005年曾经攀登过一次,但在离顶峰1,000多米时折返。经过一年多的准备和训练之后,2007年,他又站在慕士塔格峰面前,一步,又一步,他终于站在了慕士塔格7,546米的峰顶,并创造了中国人用9天时间成功登顶慕士塔格峰的第一次。
  黄怒波是北京中坤投资集团的董事长,一位热爱登山的企业家。在登慕士塔格之前,他曾登上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他今年的目标是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明年的目标是珠峰。
  像黄怒波这样喜欢登山的企业家,在企业界有一长串,王石,张朝阳,胡葆森,王秋杨,孙虹,饶剑峰,黄永志……
  他们喜欢攀登高山,也在带着企业向高峰迈进。登山与管理,是这些企业家生活中的两条线,乍看好像毫不相干,其中的道理却在不断重合。
  黄怒波在第一次登乞力马罗就顺利登顶,后来怀着轻敌之心去登慕士塔格峰时,慕士塔格结结实实地给了他一个教训,持续的暴风雪让他半途而返。黄怒波回来深受触动,“有时候成功很顺利未必是好事,极可能会成为继续前进的阻碍,对企业来说也是一样”。
  王石从珠峰上下来后,很骄傲于自己的毫发无损。跟他一起上去的队员有的冻伤手指,有的雪盲。他体会到,登山跟做企业一样,要注意“保存实力,控制节奏”。
  史玉柱在第一次失败后去登珠峰,为了省800元的向导费,他与3个同伴冒险前往,结果迷了路,体力耗光,差点下不了山。事后史玉柱感觉到:“我已经死了,确实是捡了一条命回来。”命都是白捡的,人就特别放得开,做事情的顾忌一下子没了,“回来后所有的管理、营销,也就没有任何条条框框了”。
  管理与登山还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都要有明确的目标,过程都很枯燥,都需要团队的努力,都要面对不测风云,都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成功的顶峰。要知道,王石在登上珠峰后,都没来得及展开万科的旗帜拍照,就被催促下山了。
  高山不言,却有很多管理的道理和教训藏在里面,我们把它们挖掘出来,每个管理者都可以从中得到启发。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个管理者都是登山者,都在向上攀登。
  目标,在顶峰
  “实现目标最明确、最有力,也是最准确的象征就是攀登高山。”说这句话的伯恩博(Edwin Bernbaum),曾和尤西姆(Michael Useem)一起负责沃顿商学院MBA和EMBA的登山拓展活动。
  攀登高山的时候,即使眼前是深不可测的山谷,脚下有冰冷刺骨的冰雪,身边有浩瀚无垠的风光,登山的人心里永远向着顶峰。
  领导企业也是这样,领导者要赋予企业明确的愿景和目标,让团队成员明白并接受,让大家不为诱惑和困难所干扰,朝同一个方向努力。
坚守目标的人在登山中不受外界干扰,最能攀上顶峰。王石曾经讲述了这样一个例子。登珠峰时,在海拔将近8,000米营地宿营,夕阳血红,非常漂亮。同伴们都出去看,并招呼王石出去:“风景这么好,王总快出来。”王石没吭气。过了20分钟,他们又说:“你再不出来会后悔的,这是我们登了这么多山所看到的最美的风景。”王石说:“老王说不出来就不出来!”
  为什么不去看夕阳呢?因为王石在保持体力。“我知道我的目标只是登顶珠峰,任何与登顶无关的消耗体力的事都一概不做。整个登顶过程中,我一直保持这个态度。”
  而当时的登山队伍中,有一个队员比王石小10岁,身体非常好,是国家级的登山运动健将。他被寄望第一个登顶,但是他却没有成功,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登山过程中他要接受记者采访,每天要回答网上的帖子,还要跟踪拍摄登山过程并将一些图传回家乡城市的电视台。这些都消耗了他不少精力,到8,300米时,他的精力已消耗殆尽。
  做企业也是这样。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中国商业环境中,当众多繁杂的信号干扰企业的活动时,企业必须小心翼翼地确保目标的明确性。这样才能排除干扰,拒绝诱惑,达到成功的顶峰。
  专心地实现目标被黄怒波列为登山对管理的启发的第一位。中坤身处地产业和旅游业,常常会遇到看上去可以赚大钱的机遇,比如房价的疯涨。但是黄怒波心里有个指南针:“涨两千还是能卖,会给企业带来更多的利润,但是这并不是中坤所追求的目标,最后对这个社会、对行业都是有问题。做企业,绝不只是为了赚钱。赚钱的项目实在太多了,我们绝不会也不可能都做,我们只寻求有价值,做起来有意义的东西。”
  黄怒波所说的“有意义的东西”,一个是高美誉度的品牌,另一个就是优秀的企业公民。所以中坤坚持不囤地,不乱涨价,放弃了不少现在想来可能会升值的住宅产业,踏踏实实在商业地产和旅游地产方面耕耘。现在的宏观调控,让疯狂涨价和违规操作的企业尝到了苦果,而中坤却毫不受影响,依然一步步接近目标。“五年之后把所有的项目都完成,我认为我们是很强、很大的企业。”黄怒波说。
  美特斯?邦威是另一个例子。很多企业家在主业发展到一定程度都会考虑多元化经营,但是美特斯?邦威却坚守着把服装品牌发扬光大的目标。其董事长周成建说:“这么多年我只会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做衣服。上世纪90年代初房地产热的时候,很多浙江服装企业都兴奋地扑过去,尽管有很多人鼓动,也有不少企业赚了大钱,但我一直告诫自己要耐住寂寞。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把美特斯?邦威的品牌发扬光大,再远大的目标也要有务实的基础,每天把简单的事情做好不容易。”
  就这样,美特斯?邦威坚守休闲服装业,强化品牌营销和款式设计,2006年公司系统零售额突破30亿元人民币,位居本土休闲服饰品牌之首。
  坚持,不放弃
  几乎每一个登山的人,谈起登山中的感受,都会用到一个词,“痛苦”。
  登山的过程有多痛苦?黄怒波形容那是“但丁的炼狱”,每次下山,都是再也不想登了。
  登山的痛苦,一方面来自登山者本身的精疲力竭,饥肠辘辘,是对体力极限的考验。另一方面是高山严酷的环境给登山者带来的痛苦,你可能要忍受零下三十度的低温,六七级的狂风,严重的高山反应,而且不确定性危险如雪崩也时常发生。而且,你还可能从登山者的遗体上跨过去。
  黄怒波曾这样描述第一次登慕士塔格峰的经历:“到了海拔6,300米的二号营地,一夜的风几乎立马要掀飞露营的帐篷……一巴基斯坦的高山协作人员脑水肿,被八,九个人弄了下去;一个说不清国籍的人直接就疯了,胡说八道,吓得众人给他吸氧,也是即刻下山。我的高山反应也不省心,起了6次夜,每次都是尿不完,折腾得筋疲力尽。”
  高山肺水肿、脑水肿都是登山中常发生的状况,此外还有抽筋、冻伤、晒伤、紫外线辐射、雪盲、昏迷等严重程度不一的危险随时都可能在登山途中发生。王石1997年第一次在西藏待了一个月,进山就发高烧,上吐下泻。2002年登珠峰之前的热身练习中,他只要到5,000米高度就会恶心,进不了食。有5年的时间,他一进山就盼望着赶快登完,赶快下山。
  这样极度痛苦的状况下,是什么让他们登上高峰?是坚持。
  “登山者可能随时都有放弃的念头,我并不是很勇敢,意志也不很坚强,也曾想到放弃,但终究坚持到最后登顶成功,有时候自己也奇怪,我竟然能上来,然而,正是因为一步步的攀登,人才能顺利登顶。”王石在《道路与梦想》一书中写道,“生活也是这样,很多事情我们没有再去坚持一下,而成功与失败往往是一念之差。”
  做企业的痛苦和艰难不亚于登山,商业环境比高山环境还要凶险,困难和意外每一天都在考验着每一个企业家。这个时候,同样需要坚持。
  因为项目开发中的困难绵绵不绝,黄怒波“做每个项目时,都想过要退出”。门头沟项目中,为开发古旧村落而依法进行的搬迁,古旧文物明明得到了保护,古井、雕花的窗棂、年深的辘轳,都在尽量保留,却被媒体误会为损毁文物,不实报道引来多方指责;长河湾开发中,中坤虽然没欠任何款项,但是由于施工单位未及时支付民工款,民工到中坤的售楼处闹事;就算开发比较顺利的宏村,在与政府谈判的时候也会遇到对方反复不定的状况;“做大钟寺项目时,每天一大早醒来,就是想着怎么解决麻烦,后来甚至想十几个亿卖掉”……但是后来黄怒波想通了,管理者的角色就是要解决麻烦。一个麻烦一个麻烦地解决掉,一天天,一年年,坚持下来,宏村在中坤的保护和开发下,不但为当地居民和政府带来丰厚收入,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其他的新项目,如南疆的开发,也都在健健康康地成长。
  在公司经营当中,困难是必然的阶段,小到产品出现缺陷,大到资金无法维持公司运营,但是努力解决问题,坚持走下去,就会迎来一览众山小的境界。腾讯在创业之初的时候,由于用户数急剧上升,服务器托管费成为马化腾无法承受之重,于是便有了100万人民币卖掉QQ的念头,但买方只出60万。没有卖成QQ的马化腾四处筹钱,找银行没有结果,与国内的投资商商谈也一无所获,后来他拿着改了6个版本、20多页的商业计划书开始寻找国外风险投资,终于,IDG和盈科数码给腾讯注入了220万美元的投资。
  在最困难的时候,黄怒波和马化腾都没有放弃,所以,才有了他们今天的成功。
  所以,如果说企业成功的路上有什么诀窍的话,那就是坚持,再坚持一下。
坚持,除了信念,还要有方法。
  在登山中一般会设几个营地,中途会停下来休息,进行训练,补充能量。张朝阳在登上珠峰6,666米之前,在5,200米的大本营呆了2个星期,做适应训练,适应高原反应。因为在缺氧的情况,一旦感冒发烧都是很危险的。而一次登乞力马扎罗的过程可能是这样的:第一天到一号营地(海拔2,700米),第二天从一号营地到二号营地(3,700米),第三天拉练,到达4,300米后再撤回二号营地,第四天从二号营地到三号营地(4,750米),第五天登顶。
  这对企业的启示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在前进的过程中,要将大目标分解成几个阶段性的、看得见小目标,这样会比较容易坚持,如果路途太长远,容易让人疲惫不堪而放弃。二是在前进过程中适当地调整和休息,当发现某个项目(比如信息化项目)推行中遇到困难的时候,不妨缓冲一下,给大家一段适应新措施新工具的时间,然后再继续前行。
  节奏,要控制
  登山中的第三课,是关于速度与节奏。能登上顶峰的人,不是速度最快的,而是把握节奏最好的。
  黄怒波在第二次登慕士塔格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年轻的登山者,凭着年轻,登的速度非常快。但是当黄怒波到达一号营地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开始出现脑水肿的症状,见到帐篷就往里钻,胡言乱语。后来有人赶紧陪他下撤,降到4,000米以下才脱离危险。
  同样是在这次登山途中,另一支登山队的韩国队长将队友远远甩在身后,快速冲顶,但是快到顶峰的时候,他实在太累了,于是手支着登山杖想休息一下。极度的疲惫让他睡了过去,再也没有醒过来。被救援人员抬下山的时候,他还是手撑登山杖的姿势。
  这给黄怒波很大的震憾:“登山节奏的把握很重要,当你按照节奏走起来,就会发现,这样的速度看上去似乎很慢,但因为是匀速前进,到达目的地的效率更高。”这样的思想也被黄怒波带到了中坤的发展中,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特别是在旅游地产方面,要围绕现有资源,停止扩张。
  没有掌握好节奏而给企业带来灾难,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2004年的时候,顺驰的掌舵人孙宏斌宣布:顺驰将在3年之内超过万科,成为行业第一。前一年,顺驰销售回款是40亿,2004年销售额达到了100亿,但利润并不及万科的五分之一。急速增长给内部管理带来巨大的压力,为了维持急速扩张,顺驰一方面拖延交付地价款,另一方面,继续高价拿地。王石对此曾做出回应:“如果把握好节奏,顺驰能够成为一家非常优秀的公司。但现在它要为盲目扩张造就的奇迹付出代价。”果然,顺驰速度没维持多久资金链就断裂,2006年9月,顺驰易主,黑马神话化为乌有。
  有一年,河南建业集团的董事长胡葆森跟王石一起登黄山,刚开始的时候,胡葆森嫌王石走得慢,想超过他,到了中间阶段,王石仍然不停地在爬,胡只能跟着走,到后面阶段,胡跟着已经很吃力了。在整个过程中,王石基本上保持匀速前进。胡葆森从中深受启发:“企业在做百年老店的过程中是不需要冲刺的,当然遇到机会的时候需要加速一下,但是从心态上来讲一直要保持匀速前进。”
  团队,选合适
  大家都知道,第一次登上珠峰的两个人是希拉里(Edmund Hillary)和诺盖(Tenzing Norgay),他们在1953年完成了这个载入史册的壮举。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他们背后还有一群人默默的奉献,没有这些人,这两个人永远也不可能登上珠峰。当时的领队亨特(John Hunt)建立了一支由登山员、夏尔巴人、搬运行李物资的人和牦牛组成的大军,按部就班地往山上进发,同时往返穿梭向更高的营地运送支持物资。到最后两个人要登顶时,亨特已经亲自把物资供应延伸到了距离顶峰垂直距离只有610米的地方。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只有在团队的帮助下才能达到最高峰,无论是高山还是事业的最高峰。
  去年7月黄怒波第二次登慕士塔格峰时,冲顶被安排在半夜,黄怒波穿着笨重的冲锋衣、羽绒服,戴着厚手套,“像一只大熊猫”,从2点走到4点,在刺骨的寒风里,黄的意志力渐渐衰退,每脚踩下去都向后滑,登山杖也几乎失控,那一刻,他提出了放弃。但是登山队的旺加队长站在他身后,不让退,并鼓励他,“继续走一小时就到了”(其实远远不止)。“我是真的一步都不想走了,”黄怒波说,“一个队友走出去10步,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我,让我再多走10步,我一步一步走到那个队友的身边,然后是下一个10步。其实,在我往前走的时候,我前面的队友在偷偷向上移动,每一段我可能都走了20步。”就这样,一步又一步,黄怒波终于见到了作为慕士塔格峰顶标志的两块黑石头。
合适的合作伙伴可以助你登上高峰,规避风险,但是要建立一个适合的登山队并不容易。著名登山家王勇峰有句名言,“选择队友比选择老婆还重要。”对不合适的队友,要果断地让他出局。
  《新周刊》的社长孙冕曾跟王石去过北极,王石去南极时,却没有带他。在王石完成“7+2”的庆功宴上,孙冕悄悄地问王石:“为何不带我?”王石神情凝重地回答:“你知道你的毛病吗?在北极你丢三拉四的,一会丢羽绒服,一会在帐篷里又烧了羽绒服的袖子!如果你想登珠峰,这都足以令你丢命,别说羽绒服,丢一只手套就没命。”
  企业的成功同样依赖于由合适人才构成的团队。在企业中建立一个适合的团队,也跟登山一样,要经历时间的考验和同甘共苦的磨练。
  黄怒波创业后,几个旧日部下齐齐投靠,黄最初对他们很信任,他自己关心战略布局,把财权人权物权都交了出去,但这些人却私自联合注册了自己的公司,还把中坤一层办公楼的产权也转到他们公司名下,几千万元不知去向。黄在得知真相后迅速采取了行动:“一场酒后,我单身闯豺窝,踢奸贼,踹碎了门玻璃,把所有人统统赶出了公司大门,连夜从外地企业调保安调干部进京,封闭了所有人的办公室电脑……不出几日,这些厮已被统统扫地出门,而且保留了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现在中坤的团队让黄怒波很是骄傲。中坤现在的总裁焦青跟黄怒波相识于18年前,两个人是从共同患难中结成的伙伴。就像在登山中,最值得信任的伙伴常常是你目睹他一次又一次竭尽全力的人,在企业中,最值得信任的人也是那些一次次竭尽全力将事情做好的人。焦青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年为了创业,黄怒波在山西太原开了个中档旅馆。那时候北京还没有高速路通太原,路奇堵无比,常常出发前要带足两天的干粮、水和各种应急设备。在入住中坤总部前,焦青在这家宾馆做了5年的经理。焦青带着六七个人打地铺,含辛茹苦,把一个宾馆做成了两个,做成了山西的十佳企业,为中坤的发展打下了基础。黄怒波不无感激地说:“中坤有今天,多亏了有焦青。”
  当谈到为什么让焦青做总裁时,黄怒波的回答是,“厚道,有上进心,与我有默契,能明白我的意思”。而在谈到黄怒波时,焦青说:“我对老板是信任的,我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我努力去做。”现在他的手机70%的通话时间都是和黄怒波通话。
  现在的中坤,核心管理层像焦青这样十多年前就跟着黄怒波共同走过来的有六七位。
  成功,可能是阻碍
  之所以说成功可能是阻碍,有两个理由,一是成功登顶后,人容易因登顶而松懈,忘记了下山与登山同样险恶。事实上,下山的死亡率更高。如果你没有留下足够的体力返回山脚,会在下山途中因精疲力竭出事故。据称有80%的山难者都是冲顶后在下山途中失去生命的。另一个是在成功登顶后,容易在以后的登山中产生轻敌心理。
  由于有长时间高原生活经验,黄怒波2005年第一次登乞力马扎罗时,登顶相对轻松。从乞力马扎罗上下来后,他就觉得登山“不过如此”,开始轻敌。同年8月,他开始准备登南疆的慕士塔格峰,乞力马扎罗的成功遮盖了黄怒波的判断力,他没有做太多的准备工作。装备有的不合格,在登的过程中也缺少适应性训练,结果在登到6,000多米时,就完全走不动了,脚也冻伤了,下山后有三个月脚趾都处于麻木状态。于是他千辛万苦下山,一进帐篷,“人就像日本豆腐整个处于崩溃状态了”。
  《从优秀到卓越》的作者柯林斯(Jim Collins)也喜欢登山,他从登山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如果你因为过去的成功而变得沾沾自喜,错误地认为自己最了不起,那么你已经面临最大的危险了。持续稳定的结果不仅需要勇气和坚毅,而且还需要自知之明和谦卑。”所以,柯林斯在有了25年的登山经验之后,决定聘请一名专职教练,学习新的攀登技术。
  过去的成功,同样可能会阻碍企业的发展。企业在取得重大商业成功后,很多领导会因为太过于自信而栽跟头。商业上越是大的成功,越需要企业领导者的自知之明和谦卑。
如果说中国大多数企业还在平原,海尔可以说已经攀到了高原。但是张瑞敏却经常引用福特的一句话来提醒自己:“每一次我听到别人说我成功时,都像听到一句悼词。”他很坦然地公开谈论海尔的困难:“海尔遇到一个问题,就是过去的成功阻碍了自己的发展。从海尔创业始直到现在,我们一直对外宣传:海尔的管理理念就是‘创新’两个字。我们就是要不断地自我审视,不断地自我否定,不断地自我战胜。但做到这些其实是非常难的。”
  张瑞敏从1998年开始提出市场链理论,把企业内部的上下流程、上下工序和岗位之间的业务关系由原来的行政机制转变成买卖关系、服务关系和契约关系,通过这些关系把外部市场订单转变成一系列内部的市场订单,进行得很成功。
  每个人都认为这样继续下去就很好,但是2005年张瑞敏又提出“人单合一”。也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单,都要对定单负责,而每一张定单都有人对它负责。让每个人都成为一个经营体。比如做产品开发的,他的最重要目标,不仅仅是产品,而是市场,在开发时就要想到售后的返修率不超过百分之几。
  海尔能从平原攀到高原,在高原呼吸困难、每一步很艰难的情况下,也未停止向前迈进,与张的这种自我审视、自我战胜的心态不无关系。
  就像柯林斯所说的,“成功跨越从优秀到卓越这一鸿沟的企业,是那些将成功定义为不断攀登而不是登上某一座山峰的企业。”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企业的领导人来说,虽然没有机会登上珠穆朗玛,但是却完全有可能带领企业攀上一座又一座成功的高峰。只要坚定目标,坚持走下去。
  企业家眼中的管理与登山“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市场的进程就好比登山,中国企业的起点很低,这就决定了我们不能采用‘大跃进’的形式,而必须不断地修炼内功,持之以恒,最终必将能够攀上峰顶。”
  —徐少春,金蝶集团董事长
  “万科把自己放在高峰,这样才能有做大事的胸怀。同时也要把自己放在低谷,这样才能吸引别人的长处。”
  —王石,万科董事长
  “IPO的成功实际上是中国的商业银行改革的一个过程,它不是目的,我们只是登上了国有商业银行改革的第一座山的山顶,这也是第二座山的山脚,我们未来所面对的,要建立国际一流的商业银行。”
  —姜建清,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山永远在那里,这一次我没有登上去,可以下一次再去登。经历了生死,我会发现,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做什么我们都会尽最大努力。”
  —黄怒波,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
  “创业就像登山,你可以遇到各式各样的同伴,可以停下来欣赏风景,但是还有无限的高峰等待着你。”
  —邵亦波,曾创建易趣,现为投资人
  “我很早就学会了以团队形式工作,这就是生存的方法。在山上,最糟糕的就是身处一个软弱的团队中。”
  —包必达 (Peter Brabeck-Letmathe),雀巢CEO
  “在喜马拉雅山,那些滞留在峰顶庆祝登顶成功的经常在下山时丧命。领导者必须保证他们的团队有足够的后备力量返回山脚,而且应该强制团队休息,以此来庆祝取得的胜利,并且休养生息。”
  “就像登山者必须遵从人体适应高山环境的生理需要一样,企业也必须尊重可持续发展速度的规律。当登山者向更高的海拔发起冲击时,他们的高山适应能力为日后取得成功打下了基础。同样,在市场形成阶段,企业最好暂时忽略先发企业的优势所带来的威胁,等到企业的实力增强后再加快发展速度。”
  —艾赛尔 (Paul Asel),诺基亚成长伙伴基金管理合伙人
  繁杂的商业环境中,黄怒波(右二)小心翼翼地保持着目标的明确性。
  “很多事情我们没有再去坚持一下,而成功与失败往往是一念之差。”
  保持谦卑之心,是黄怒波从登山中学到的重要一课。
    作者:大36选7 新闻网 来源:大36选7 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1-18 浏览:
  • 登山与管理看似不相关 却在不断重合
  • 这是慕士塔格峰,被称为“冰山之父”。它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峰上住着一位冰山公主。但是这些美好的比喻和传说并不能给
  • 01-18 关注:167
  • 汪中求:从时间管理到精细化管理
  • 汪中求老师一直是“空中飞人”,刚从德国回来就在广西上了两天课,5月13日傍晚才回到珠海的家中,14日早上8点半就出门,驱车
  • 01-18 关注:207
  • 郭郑慧分享新生代员工管理要点
  • 在环球资源旗下领先管理媒体《世界经理人》举办的“智·胜未来出口系列论坛”上,福州祥星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郭郑
  • 01-18 关注:200
  • 中式管理的情义样本:以和为贵
  • 从保定徐水县境内107国道西侧,沿着大午集团自己修建的一条水泥路走4公里,就到了大午城。这里曾经是一块没人要的荒地,如今依然偏远得
  • 01-18 关注:168
  • 零售和分销业在互联网时代遭遇变革
  • 从集贸市场的货摊到超级市场连锁店,零售业经历了一系列变革,这些变革导致了今天的规模经济,它们得到前所未有的分销能力的支持。
     
  • 01-18 关注:172
zk41.com 278699.com fshkh.com phwfw.com mbhyc.com mmkgx.com hzlzc.com 625790.com hzboyazs.com